首页 >> 新法速递 >>司法解释 >> 离婚协议中关于不动产的约定是否不需登记即具有物权效力?
详细内容

离婚协议中关于不动产的约定是否不需登记即具有物权效力?

我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这是婚内财产约定制的法律根据,这种约定如果涉及到不动产是否直接具有物权变动的效力,本律师在《不动产物权效力的发生不以登记为要件的情形》一文中,已将其和法定的婚内财产共有制一样,列为不以登记为要件直接发生物权效力的情形。

现在的问题是,许多夫妻并无婚内的财产约定,而是在要离婚时达成了离婚协议,那么离婚协议中关于不动产的归属约定,是否直接具有物权变动的效力呢?是否可以达到与婚内财产约定一样的效果呢?

本律师认为:从表面上看,离婚协议与婚内财产约定有许多不同,比如婚内财产约定涉及的对象只限于财产,包括动产和不动产以及其他财产权利,而离婚协议涉及的内容,除了财产之外还有婚姻关系的解除,子女的抚养等等具有人身属性的内容。婚内财产协议以有效的婚姻关系存在为前提,而离婚协议以消灭有效的婚姻关系为目的。婚内财产约定是夫妻双方达成书面协议即生效,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分割需在离婚成就时才生效。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所规定的那样:“当事人达成的以登记离婚或者到人民法院协议离婚为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如果双方协议离婚未成,一方在离婚诉讼中反悔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财产分割协议没有生效,并根据实际情况依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但从实质上分析,离婚协议中对财产归属的约定也是婚内对财产的约定,只不过附有离婚成就这一生效条件罢了。在条件成就时,其与夫妻婚内财产约定无异。

离婚协议中关于不动产的约定不需登记即具有物权效力的例子可见《人民法院案例选》2016年第2辑刊登的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穗中法执复议字第101号臧旭霞执行异议审查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涉案房产虽然登记在被执行人杨逸名下,但臧旭霞向法院提供的证据证实,其与杨逸早在杨逸被羁押、执行前的2007年1月已经离婚,双方的离婚协议约定涉案房产归臧旭霞所有,该离婚协议在民政局已备案登记,本院确认该协议合法有效。鉴于杨逸与臧旭霞在2007年离婚时已经对夫妻共有财产进行了分割,涉案房产归臧旭霞所有,且臧旭霞实际使用涉案房产,因此不应对涉案房屋执行。在该案中,法院认为夫妻间的约定无需另行经过物权变动,在婚姻关系内部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将离婚协议中财产约定的法律效果与婚内财产约定的法律效果等同,应该争议不大,有争议的是婚内(离婚)财产约定与婚内赠与的异同及其中不动产物权效力发生的认定,本律师将另文阐述。

技术支持: 盐渎微圈-科技 | 管理beat365官网中文版本